基因编辑立法箭在弦上

“现阶段基因编辑在什么上能做,在什么上不能做,应该是法律要规范和解决的关键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血液科主任杨林花说,如果因为某个不良事件,将所有关于基因编辑的工作都叫停,那是不可取的。

基因编辑仅仅是一种工具,不能因为它砍坏了一棵树就放弃它,而应善加利用得到整片森林。杨林花忧心,如果“一刀切”造成整个领域研究的停滞,未来我国新型医疗技术和产品的研发或许又会落后于其他国家很多年。

“应用上不太成熟的新兴技术一定要严格标准、依法管控,规范科研和临床行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山东省肿瘤医院院长于金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基因编辑研究与临床应用相关立法很有必要。

此前,相关法规制度的建设正稳步推进。2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生物医学新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杨林花介绍,基因编辑被业界称为“神剪”,用它在体细胞中将突变基因剪掉,替换为正常基因。目前比较明确的单基因遗传病完全有可能就会被治好,CAR-T在国外也已经被批准临床了。

杨林花认为,对包括基因编辑技术等立法应体现对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的管控,而对体细胞基因编辑、免疫细胞等的基因编辑(CAR-T治疗)应鼓励其规范应用。

在国家卫健委的征求意见稿中,将生物技术进行了分级,基因编辑被列为高危生物技术,将采用相应的管理。但并未对该技术的应用范围进行更细化的分类。

善加利用,意味着更细化、更多角度的法条、规则。“分级管理的思路是正确的。”于金明说。除了技术上的分级,还可以对试验申请单位实施分级:例如一个研究单位临床数据可信度一直非常高、有威信度高的专家参与,评级高一点;而如果经验不足、水平有限,需要降低评级,通过严格审查督促基因编辑临床试验的规范。

“我对从事立法工作的专家说,一定要邀请这个行业资深的专家来参与法律的制定。”杨林花说,法律是“准绳”,必须要根据实际情况“划线”,需要充分地调研。

立法委员会掌握专业的生物学知识是非常必要的。人们对基因认知的深度也会左右“准绳”的位置。例如,人们最初认为对细胞线粒体DNA的编辑,不会遗传,但后来的研究表明,线粒体DNA的编辑也会遗传,进入人类基因库。因此基因编辑立法也会包括对线粒体基因的编辑。

“这个技术本身没有这么简单,催生出的研究领域就更加复杂,让专业的人参加,从专业角度上进行把关,帮助法律逐步完善、更符合实际,既规范了研究应用,又发挥了基因编辑工具的优越性。”杨林花说。

此外,也应该在广泛争取医学科研人员专业意见的基础上再出台,他们如果有合理的建议应该吸纳。杨林花表示:“征求意见截止前,我一定会抽出时间好好看一下征求意见稿,并提出自己深思熟虑的意见。”

“现在有些伦理委员会的成员设置有些没有做过临床试验或基本知识的人也在内。没有科研基础的人员进入伦理委员会,不了解审查的内容究竟是什么,把关就有问题。”杨林花说,虽然对伦理委员会的设置有成员组成规定,但各地掌握的政策并不严格。

按照现在的法规,通过伦理审查,就能进行医学探索的临床研究,那么谁来监督伦理审查是否合规、合法呢?

为此,在国家卫健委的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由省级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完成低风险生物技术临床的学术审查和伦理审查,而高风险的将由省级初审后,交由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60天内完成审查。

杨林花认为,如果全国的所有相关实验都要上报,可操作性就没有保障了。“全国目前约有100多家公司在做CAR-T,按每个公司相关项目计算,短时间完成审查工作也有一定困难。”杨林花说,CAR-T还仅仅是基因编辑应用中一个很细分的领域,全国会有多少的相关临床研究,全部由国家一级进行伦理审查,60天如何完成审核任务。

相关专家表示,政府部门应转变思路,坚持“放管服”,着力进行监督和检查工作。(张佳星)

2019“中国十大纺织科技”评选启动:打通科技成果产业用“关键一公里”

3月7日,2019中国纺织科技成果对接会暨第六届“中国十大纺织科技”评选活动启动会在北京召开,力求解决科技成果产业用“关键一公里”。

”作为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大白菜育种课题组的第三代“掌门”,张凤兰对眼前的这些个“孩子”充满了骄傲和自豪。“当出现一种新的病害时,我们搞种子研究的,就是要尽快研究出抗病品种,不让它给生产带来严重危害”张凤兰说。

早在2012年,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士新便成为广东赛莱拉—暨南干细胞研究与储存院士工作站的进站院士。目前,赛莱拉已拥有授权受理专利905项,拥有多项美国、日本及PCT专利,连续3年干细胞专利申请量居中国第一,干细胞制备技术专利申请总量位居全球第一。

广州市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雪制药)董事长王永辉最近的行程被排得很满。在回答媒体关于民企如何转型升级时,奥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汤亮用了“深耕”二字。

前不久,中关村交出了支持培育高精尖的年度成绩单,截至2018年底,中关村示范区分园高精尖产业培育专项共确定了155个高精尖产业培育项目,拨付支持资金8.39亿元。在此次高精尖专项培育中,遨博成为了获得资金、服务等多重支持的重大前沿原创技术成果转化和产业化项目之一。

“电是清洁能源的最终利用形式,也是效率最高的利用方式”,全国政协委员、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表示,能源转型变革的根本任务是构建清洁、低碳的新型能源体系。加快“西电东送”外送工程建设,同时国家层面要督促市场消纳地坚持无歧视性原则和节能环保调度,确保清洁能源同网同价。

“今年是5G元年,今年下半年5G手机将大量上市,明年5G应用将大规模进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对此,全国人大代表、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接受采访时也说,5G所带来的高速互联网可以改善人们上网“最后一公里”体验。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让两会上基因编辑立法的呼声更高。杨林花认为,对包括基因编辑技术等立法应体现对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的管控,而对体细胞基因编辑、免疫细胞等的基因编辑(CAR-T治疗)应鼓励其规范应用。

增加基础研究投入、为科研人员减负、加强科研诚信建设……这些都是科技界的硬骨头,需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攻。针对备受关注的“包干制”如何落实问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相关人员表示,“包干制”试点是从自然基金开始,目前已经遴选了60多家。

”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全国人大代表、女航天员王亚平向媒体表示,希望到时候不仅有中国“学生”,还能和全世界的“学生们”互动交流。例如,从生理构造、心理素质上说,女航天员对航天环境的适应能力更持久,耐寂寞能力较强,心理素质更稳定。

继“互联网+”成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关键词,“智能+”也成为今年政府关心的重点。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必然要求我们真正把科技创新摆在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切实发挥好其核心作用。百余年前创新理论在西方兴起时,科技还被不少人视为创新的参考常量;如今,科技已成为创新的核心变量。

2018年,各级财政加大对重点领域的投入力度,支持打好三大攻坚战,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财政资金更多向创新驱动、“三农”、民生等领域倾斜。继续安排资金来支持各类“双创”载体,让他们的专业化程度、精细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为各地小企业发展提供服务平台。

增加基础研究投入、为科研人员减负、加强科研诚信建设……这些都是科技界的硬骨头,需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攻。针对备受关注的“包干制”如何落实问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相关人员表示,“包干制”试点是从自然基金开始,目前已经遴选了60多家。

3月,我国将发布《中国空间站科学实验资源手册》,面向内地和港澳台地区的高校、研究所、企业和政府部门等,公开征集第二批空间站应用项目建议。

北斗全球组网基本完成后,全球媒体对其进展高度重视,在详细介绍北斗建设现状的同时,对其战略意义尤为关注。《财经时报》称,“虽然有人提到中国将目标锁定在2020年北斗卫星的全球发射上,但中国实际上在去年年底宣布该系统现已全球化。

作为北斗现任总设计师,全国政协委员杨长风谈到自己的北斗生涯时,记忆最深的,是2007年接收北斗二号第一颗卫星的信号,他称之为“背水一战”。当时美国的GPS和俄罗斯的格洛纳斯各发射了20多颗卫星,已完成全球组网,并占用了最适合卫星导航的频段。

3月5日,《自然》网站的新闻显示,第二例经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的艾滋病患者近3年未检测出艾滋病病毒。“免疫重建”是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必经的“坎”,为了接纳外来的健康干细胞,患者本身的免疫系统需要彻底摧毁,如果输入细胞能将患者的免疫功能带动起来,则“过关”。

3月6日,在位于首都大酒店的广东代表团驻地,去年向总书记汇报的科技领域代表,抚今追昔,交出这样一份科技答卷。袁玉宇发言时,总书记与他互动颇多,并强调,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

两会伊始,很多人关心北京忽晴忽霾的天气。报告还指出,华北污染排放大户是唐山、天津、石家庄、邯郸、淄博——钢铁、焦化在唐山和晋冀鲁豫交界;玻璃集中在邢台、淄博;石化化工集中在淄博、天津、沧州、石家庄。